禾丰之声

【海外】在伊朗工作,是什么样的体验?

作者: 文/88必发娱乐伊朗项目总经理 赵亮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6-15 08:25:56 浏览: 1301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伊朗,这个亦东亦西的神秘国度,是“一路一带”重要枢纽国家,地处中东中部偏东,不仅有令人窒息的美丽的自然风景,有非凡和独特的人文景观,而且是中东水产的最重要市场。


与伊朗初识是在2016年3月14日——传说中的“白色情人节”。应伊朗AGMT和BPKSA公司的董事长Amir先生的邀请,由金卫东董事长和王振勇博士带队考察德黑兰和库姆市场,我有幸参与其中。2016年5月27日,双方签署合作备忘录,我作为伊朗项目的负责人对伊朗市场饲料原料、客户、竞争对手、合作伙伴、存在问题、计划和项目风险分析等方面进行详细调研。2016年11月14日,金卫东董事长和Amir董事长签订了在伊朗的合资协议,计划在伊朗吉兰省恩泽利市自由贸易区新设立合资公司——伊朗金丰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家禽、水产和反刍的饲料生产与销售、养殖加工和原料进出口贸易等内容。由于伊朗是受美国制裁的国家,中伊双方政府都在进行着繁琐而谨慎的公证、认证、审查和注册事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各市场进行详细调研,同时确定合资公司的产品定位。


在伊朗生活和工作有很多的感受和收获,和波斯人的接触中深深体会到两个不同民族由于宗教、文化、语言、理念和生活方式的不同给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困难和不便,但我们有逐渐趋同的价值观、坚定的信念和共同的发展目标,使得我们总能求同存异,一致向前。


2017年5月的一天,我和海外事业水产服务专家李航老师将搭乘早晨四点半的飞机,从德黑兰前往Bushehr市考察波斯湾的水产市场。Bushehr在伊朗的南部,波斯湾的西北部,渔业资源丰富,是伊朗重要的南美白对虾和鲈鱼养殖地区。这次市场调研将为禾丰在Anzali自贸区建水产厂、产品和价格定位打下基础。

 

按照约定的时间,Mansour 先生的车在3点半准时停在我们住的宾馆门口,他是伊朗为数不多的守时的司机。其他司机是不愿意这么早出来拉客人的,即使来了一般也不会按时赴约。Mansour年轻时在沙特留学,因为伊朗的就业很不好,就自己开出租车养家糊口。因为他的守时和一口流利的英语,我和这个靠谱的司机成了好朋友。


车内播放一首悠扬的波斯歌曲,Mansour介绍这位伟大的歌手叫Iraj Bastami,他的很多歌曲深受伊朗人民喜欢。正在播放的这首歌叫《Barge Khazan》,意为秋叶,是一曲忧伤深情的爱情歌曲,这位歌手为了给地震的灾民献歌而在那场地震中牺牲了。现在这首歌已是我的手机铃声。多数伊朗人是能歌善舞的,女性也不例外,在朋友聚会时经常欢歌载舞,和平常带着黑色头巾在大街上行走的形象判若两人。我们俩一路上兴奋地谈论音乐,Mansour还不时用另外一只手给我表演传统的舞蹈动作,跟我说他从小就会跳舞,只是现在伊朗国内经济不景气,老百姓生活压力大,没有心情跳舞了。


随着出租车的行驶,路边一座座雄伟壮观的穹隆型、椎体、蜂窝状和立体面的波斯风格的清真寺向后闪逝。这些建筑多数有土耳其蓝色彩釉瓷砖镶嵌和粉红色的精美的阿拉伯图案、各种几何图案和闪闪发光的玻璃片图案,在晨曦中闪现出神秘而神圣的光芒。我突然想起了歌德的一句名言: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流动的音乐(Music is liquid architecture, architecture is frozen Music——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你看,伊朗的音乐和建筑是多么完美的艺术组合。


在这个早晨,去往机场的路上,听着美妙的波斯音乐、看着流动的清真寺建筑和路边艳丽的鲜花、闻着浓郁的花香,开始了我一天的工作,也构成了脑海中独特的“德黑兰记忆”。

 

飞机徐徐降落在Bushehr港机场,出机舱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仿佛进入了高温桑拿房。来接站的人告诉我们,此时Bushehr比Tehran的气温高出20多度,在五月初最高气温就能达到40-45℃,八月份的温度会达到最高。中午必须把车子停放在树荫下,否则轮胎会被晒曝。我看了看他的座驾,是个伊朗的本地车Roniz,空调开放着,杂音很大,吹的冷风不凉,没有安全气囊,人在车里有窒息的感觉,身体似乎是脱水的状态。


我们这次拜访的养殖公司是RAMOOZ FISH FARMING CO.,这家公司有南美白对虾的孵化亲虾场、60公顷的商品虾养殖场和海鲈鱼苗种场,距离Bushehr港口40多公里。Amirhesam Moosavi先生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他带我们参观这些养殖场,我们讨论了海水引水、虾塘的建设、排污、增氧、水温、PH值、溶氧度、虾和鲈鱼的生产性能、疾病、投饵、密度、施肥和养水等问题,并就波斯湾的特殊高温、高盐度、当地的养殖习惯和虾的外观缺陷所采取的营养和管理措施达成了一致的观点。Amirhesam Moosavi先生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水产养殖和饲料生产国,也是全球最大的虾养殖和饲料生产国,他感受到了伊朗养殖水平和中国还有很大的差距,很希望去禾丰参观学习先进的工厂化养虾经验,把禾丰先进的水产养殖、动物营养理论、养殖设备和微生态管理带到伊朗,给伊朗的水产养殖带来大的提升。


中午天气最热的时候,Amirhesam Moosavi把我们带到他们集团下属的另一家虾的加工公司,叫LAZAK BOUSHEHR CO.,这家公司的加工设备是从中国进口的,维护得很好,但设计是Amirhesam Moosavi根据当地虾的特点和穆斯林习惯而设计的,采用机械分级、人工分捡、冷库速冻方式加工鲜虾、冻虾产品,有十个冷库,每个大约能容纳300吨冻虾。


回到Bushehr港已经晚上十点半了,相当于国内的早上三点多,在参观学习交流中,我们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并不觉得累。但回来的途中则完全不同了,同行的Dr.Ramin是个非常强壮的波斯人,现在也扛不住了,他和李航老师已经不知不觉在车里睡了好几觉。黑夜里,我们斜坐在这辆快要散架的车里,开着不亮的车灯,打着不凉的空调,听着收音机里阿訇在念经,周边漆黑一片,感受到股股热浪正在袭来。


在睡意朦胧的恍惚中,我隐约听到在铺满艳丽的郁金香的清真寺里被尊为“涂圣油的王”的居鲁士大帝正在对臣民发表演讲:“我把居于该处的偶像送回底格里斯河彼岸的圣城。虽然有些地方的圣所久已陷于荒凉,我却为他们设立永久的居所。我召集所有的臣民,把原居地归还给他们。”居鲁士大帝释放了“巴比伦之囚”,并且返还给他们耶和华圣殿圣物。古波斯帝国臣民正在狂欢,听着美妙的波斯音乐、跳着古波斯舞蹈、吃着鱼子酱和波斯虾、闻着浓郁的花香……又在穿越时空隧道。